推行“刷脸”上岗 建造行业如何打好“智慧牌”

发布时间: 2019-03-08

门禁进级人脸辨认 农夫工归属感更强了

成都某地铁轨道名目部的门禁升级为人脸识别系统。本报记者 张破峰 摄

建筑工人实名制是什么?工地现场有哪些新变更?推行实名制后,能给农夫工带来哪些好处?记者带着问题访问了部分工地和省住建厅。

建筑工人实名制

人脸识别能记载哪些内容?一位建筑工人告诉记者,除了头像、姓名、工号、工种外,这套人脸识别门禁体系还能记载每一位工人的出入时光、考勤次数和进场工作累计小时数。谁迟到、谁迟到,谁累计工作时间少了,精深莫测。

从去年起,省住建厅印发了 《对推行建造工人实名制治理工作的告知》(以下简称《告诉》),开始在全省屋宇修筑跟市政基础设施建设工程名目推行修建工人实名制管理。

同一天,在成都市温江区某楼盘施工现场,记者看到,该项目诚然不人脸识别门禁,但项目进门处正上方有一块大屏幕,上面清楚显示着项目部各工种工人的头像、姓名及在场人数。记者看到,木工组有7人,水电组有5人,泥水组有5人,钢筋组有7人……若有工人离开项目现场,大屏幕上则会即时显示其外出起因和残余在场人数。

春节后,我省各地的“春风”举措正在灼热进行中。记者拜访成都一些人力资源市场跟应聘会发现,多数农夫工都有过在建筑工地工作的教训。因建造工地工资较高,部分农民工表示很愿意到工地工作,当一名修筑工人。

有何变革?

是指施工企业利用古代信息技能手段,采集和验证建筑工人的身份信息,对其考勤情况、从业记录、培训情形、职业技巧,尤其是工资支付等方面进行综合管理的制度。

3月2日中午,阳光明媚,在成都某地铁轨道交通项目经理部,吃过午饭的建筑工人们正陆续返回工地。建筑工人李长熙走到门口,习惯性掏出一卡通,想要刷卡进门。“又忘了?当初是人脸识别,要对着摄像头看。”在一旁的工友笑着提醒他。“还是有点不习惯,觉得挺麻烦的,但这样也挺好,比以往更有保障了。”李长熙说。

本报记者 张破峰

名 词 解 释